老板小说网 > 十里芳菲 > 第十五章 睡着了

第十五章 睡着了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老板小说网 www.08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端虽然震惊又疑惑,但还是按照卫轻蓝传讯牌的要求,按照七十枚上品灵石的预付,帮着江离声买齐了她要的东西。

    他一边买一边心想,这可真是头一遭。

    昆仑弟子,无论男女,都不敢这般劳烦卫轻蓝,哪怕这只是一件小事儿。他是年轻一辈最有天赋的天才弟子,所有弟子都与他天差地别,对他无一不是仰望。

    就连他这个内门师兄,也望尘莫及。

    他的传讯牌,应该是哪里发现极厉害的妖兽,哪里有村镇百姓受妖邪妖鬼侵扰,他会收到传讯,予以答复,宗门内互通消息,无一不是大事儿。

    哪像今天,拉拉杂杂一堆话,却为了这种小的不能再小的杂事。

    云端觉得匪夷所思。

    而江离声,并不知道她的这些杂事儿给卫轻蓝传讯牌另一头的云师兄造成了多大的困惑,她只是觉得十分不好意思,但却又因为解决了心头的一件大事儿,整个人都轻松了。

    她的轻松很明显,整个人马上进入了一种松弛的状态,一旦松弛,她就会犯困,然后又知道这里并不是她能睡觉的地方,便强撑着眼皮。

    卫轻蓝递给她一卷书,“给你看这个。”

    江离声疑惑地接过,翻开看了一眼,竟是一本剑谱,她眼神询问卫轻蓝。

    卫轻蓝道:“若想应对贺师叔的考教,这本剑谱你得学会,否则,出不了戒律堂。难道你来了昆仑,一直想在戒律堂待着?”

    江离声自然不想,但她来昆仑,就是来改造的,不在戒律堂待着,去哪儿?她师傅会把她接回去吗?

    不可能的,没个一年半载,她估计回不去清虚。

    “看看吧,对你有好处,也免得你犯困。”卫轻蓝转回身。

    江离声心虚,这才发现,卫轻蓝的手里也拿了一卷书,看不出是剑谱还是什么,她只能听他的,低头翻看剑谱。

    她师傅剑阵双修,但她没能继承她师傅衣钵,把剑术学的更好,主要是她的心太杂了,装的东西太多了,哪样都好奇,哪样都有兴趣,到头来,一样没学好。

    大约是戒律堂的事情太棘手,应宗玉一直没有回来,眼看天色渐渐黑了,人也没踪影。

    江离声眼皮打架,到底没撑住,头一歪,抱着剑谱,睡在了桌案上。

    卫轻蓝有所感,扭头看她,见她困的睡了过去,扯了扯嘴角,想起那日搜魂,她灵府一片黑沉,又收了扯动的嘴角。

    他灵府被毁了大半,也不过是万丈沟壑悬崖,不停坠落坍塌,但她的灵府,却一片黑沉,深不见底。

    他师傅曾嗤笑,说玉宗主当年闭关顿悟有所感,出关后,奔波数万里,前往黄帝问道之处,在人间的燕北之境,北登蓟丘望,求古轩辕台,于崆峒山上,穿云洞中,拾一弃婴,当时婴孩被弃良久,已奄奄一息,但玉宗主见之大喜,带回清虚,收为唯一亲传弟子。之后,寻他师傅与太乙宗主,说出得意之语,言他收的这个弟子,将来必成大器。谁知道,后来随着女婴长大,一事无成,玉宗主遭了打脸,再提及徒弟,每每扼腕自己眼瞎。

    卫轻蓝收回视线,继续看手里的剑谱,却半晌再没看进去。

    安如许调息好,醒来时,发现医堂一片安静,卫师弟还是早先的姿势,在看剑谱?而江师妹……睡着了?

    他小声喊:“卫师弟?”

    卫轻蓝转过头,“安师兄。”

    安如许站起身轻手轻脚地活动了两下,继续小声,“应堂主还没回来吗?”

    “嗯。”

    安如许看了一眼天色,想着这么久了,应堂主怎么还没回来呢?那些晕倒吐血的师弟师妹们,很棘手吗?那他们得等到什么时候。

    卫轻蓝收起书卷,站起身,“不等了,安师兄,喊醒江师妹,你们回去吧!”

    安如许挠挠头,“卫师弟,你的伤要紧,再等等吧!”

    “不必,明日再说。”卫轻蓝侧身,如玉的手指轻叩了叩桌面。

    江离声一个激灵,立马醒来,抬起头,扬起脸,眼前一片红衣绯色,一张清隽至极的容颜。

    卫轻蓝看着她,“回去了,不必等了。”

    江离声愣愣的。

    卫轻蓝拿出传讯牌,搁在她面前,“天色不早了,明儿你下课,给我传讯。”

    江离声呆了半晌,转头看向外面,果然天色已不早,她呐呐点头,拿出自己的传讯牌,与卫轻蓝的传讯牌碰了碰,一道金光,二人已可以互通传讯。

    卫轻蓝收起传讯牌,出了医堂。

    江离声慢半拍将传讯牌收好,还是一副迷瞪样,想着她怎么就睡着了呢,低头一看,哦,剑谱还在,卫轻蓝没拿走,她立即拿了剑谱追出去,发现人已走了。

    安如许睁大眼睛,喊她,“江师妹,这儿还有个人呢,你眼里是不是只有卫师弟了?”

    江离声惭愧,连忙回头看着安如许说:“没有,安师兄,我是……”

    “行了,跟你开玩笑的。”安如许笑着摆手,伸了个懒腰,拿出自己的传讯牌,示意江离声,“江师妹,我们还没能互通消息呢!”

    江离声赶紧将自己的传讯牌与安如许的碰了碰。

    安如许满意,收起传讯牌,“走吧,应堂主还没回来,咱们回戒律堂看看。”

    江离声点头,收起传讯牌和剑谱,二人一起,御剑回了戒律堂。

    戒律堂内,应宗玉刚忙完,他忙活了整整大半日,此时正在跟戒律堂的堂主周枕言告贺贞棠的状。

    他一脸无语,“贺贞棠疯了吗?这些新入门的弟子,才多久?也就半年而已,最有天赋的,也不过是练气中期,他怎么能给这些人看卫轻蓝加了魅影的剑术?这留影镜上的剑术,即便是筑基期看了,都受不住的。你竟然也任由他?”

    周枕言也没想到这么严重,他琢磨着说:“按理说,他不应该啊,往年还是很有分寸的,不知今年是怎么回事儿,将这个留影镜拿了出来,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还有这么多的伤患来。”

    应宗玉没好气,“他今年发疯呗。”

    周枕言好言相劝,“应师兄息怒,赶明儿,我提醒贺师兄,让他注意分寸。”

    应宗玉纠正,“不是提醒,是该警告他。”

    周枕言连连称是,“是是是,我警告他,辛苦应师兄了。”

    应宗玉哼了一声,刚要走,发现江离声与安如许回来了,他顿时蹙眉,质问江离声,“不是让你在医堂等着我吗?”

    江离声小声说:“卫师兄走掉了,让我也回来,说明儿再说。”

    应宗玉不满,“行,那就明儿,把你传讯牌拿出来,明儿你下课后我给你传讯。”

    江离声乖乖拿出自己的传讯牌。

    应宗玉碰了一下,然后也不废话,直接干脆利落地走了。